新闻媒体

与这里初识

2014-12-31 09:10:42 作者:董思勤 来源:苏州院

念着苏州两个字,就仿佛能听见细雨打在油纸伞,伴着绣花鞋踏在青石板上的笃笃声,粉墙之上从水气氤氲中透出些杏花的娇俏。总想有机会像歌中唱的那样,在春天的黄昏到梦中的水乡,最终还是在淅沥落雨的晚上踏上这片土地。雨丝缠得人倦意绵绵,路面的水坑映着淡淡的灯光。从人群中走出来,朦朦胧胧的夜色初捧出了实实在在的苏州。

印象里的苏州总是和水分不开,四处走走倒是真的懂了姑苏人家尽枕河的描述。河,走一段路,又是河。初来的时候对着地图,竟是用河来做标记的,记下的大致路线便是走过几条河就快到了。曾经和人讲,听《姑苏行》的时候,像不像是被笛声引着,站在小舟上面,看触到水面的柳枝,还有台阶上洗衣的姑娘,穿过桥洞,抬手便快要碰到桥上的石梁。凑巧的是,兴起去坐游船的时候正好赶上中秋,桥洞里面看了回圆圆的月亮。

当然,有河这样大大咧咧的水,就有透过窗棂、掩在栏杆后影影绰绰的水。自然是早就听说过这里的园林,最先看到的倒是个小巧的艺圃。在巷子里绕来绕去想着怎么走出去的时候,总看到墙上印着的路标,指着艺圃的去处。七月的日头晒得人焦躁,站在园子的水边倒静下来了,可是从树叶间洒下的细碎阳光点在石阶上,又想跟着它一蹦一跳。小小的园子也有山有水,紧凑倒也精巧。后来也转过大园子,不知是不是第一印象太深的缘故,总还是惦记着艺圃里的荷叶莲蓬。

在这里住下,一天一天过去,那涓涓的水流进日子里,便是一碗汤头清亮的面。不知是不是在粘糯的空气里住久了,越发习惯带着甜味的吃食。不再是起初一口下去的惊讶,倒是理所当然的味道了。当然,到现在还是没能体会出“紧汤硬面,免油重青”的讲究,只会央着铺子里的阿姨把面稍稍煮久一点,可是会吃面的人应当是能在里面吃出学问的吧。讲究吃,也讲究喝。等到了冬至,便又见识了飘着香气、带着醉意的水。才11月初,朋友带着惊喜的语气问,知道桂花冬酿吗,在苏州冬至一定要喝的。便回说杯子已经备下了,就等酒了。终于在冬至前几天看到了,兴冲冲地抱着那瓶飘着桂花的冬酿赶回去。有淡淡的桂花味,也有轻轻的酒香。可不知是不是不会喝,没能品出里面的滋味。看来还是要多一段时间,才能喝出里面的乐趣。

就是这样,在这里。苏州,现在只是初识,希望以后能深交吧。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