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媒体

2019-04-27 14:46:13 作者:刘美华 来源:欧冠常德
    把这匆匆流去的时光回放,看见的是我儿时的天真模样。那时候的家,房间里有着为我而开的那扇窗。
那时候仍小,还在上幼儿园,学校离家不远,所以我每天醒来就踮着脚尖儿打开那扇窗,发好一会儿呆,让本能的好奇心支配着自己,看着古色古香的巷子,沐浴着清晨柔和的微风。
    春天,万物复苏的时节,五岁的我打开春日的窗。窗外那老银杏下小黄花,虽不知其名,但在春风的吹拂下,摇曳着自己那纤细的腰肢。那三五只驻足停留的蝴蝶蜜蜂,不但又增添了几分春意,也不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。这燕子也察觉到了春的到来,要飞回北方去了,偶尔几只落到那床外电线杆上休息,那灵巧的身子跳上跃下,与那漆黑的电线结合,好似跃动的五线谱。五岁的我关上春天的窗,想着为何没人停下脚步细细观赏。
    夏天,暑气熏蒸的时节,五岁的我打开夏日的窗。窗外那老银杏早已长满了青翠的绿叶,虽是吹过阵阵热浪,但那树叶还是调皮地沙沙作响,与那不知疲倦的蝉儿奏响着夏日的乐章。这夏天的脾气可是不好,上一秒还是晴空万里,下一秒就突然乌云密布。一阵倾盆大雨过后,他就像被塞了一颗糖,立刻又露出了淡淡的彩虹。五岁的我关上夏天的窗。心里有那么丁点的生气,总觉得这忽雨忽晴的天气就是在拿我寻开心。
秋天,五谷丰登的时节,五岁的我打开了秋天的窗。眼前是我一年中最期待的景象:窗外的老银杏换上了金色新装,金黄的叶儿在风中打着旋儿落向大地,像是给大地铺上了金黄色的毯子,只有这样的烂漫景色才能使我走出这扇窗,我拾起偏偏金叶,手一松开,那银杏叶带着淡淡的清香随风扑在了我的脸上。我开心的笑了起来,从家里拿出了我的童话书,把这银杏叶小心翼翼地夹进书里,这是属于我自己的童话。五岁的我关上了秋天的窗,心里满是依恋与不舍。翻开我的书,看起了那金色的童话。
    冬天,银装素裹的时节,五岁的我打开了冬天的窗:窗外下着小雪,伸出手,那洁白无暇的雪花飘落在手上,化作了滴滴水珠不见了。那棵银杏树上积起了薄薄的一层雪,其他地方都看不到雪的踪迹。五岁的我关上冬天的窗,心里满是遗憾:怎么没有鹅毛大雪呢,堆个大雪人多好啊!但又想了想,若是生活没有点遗憾,那也太无趣了吧。五岁的我当然是想不到这些的。那时的我静静的看着这扇窗,心里想着新一年的四季华丽绽放。
    随着时光的流逝,回想起曾经那个美丽的老家,回想起伴着我童年的窗。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