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媒体

酒引

2018-11-14 08:46:29 作者:刘文明 来源:欧冠安徽
    一位以前同事老徐从蒙维(皖维集团在内蒙古乌兰察布集宁分公司)回来探亲,好久没聚,我烧了几个小菜,喝着葡萄园大姐自家酿的葡萄酒,微醺,他聊起这次回来绿皮火车上的一个故事——
    丑时2:25分,我醒来,看到了上铺8号床位的小伙子,用微弱的灯光看书。
    寅时4:30分,我再次醒来,那个小伙子还在看书。
    我没吭声,心里想:临阵磨枪,不快也亮。
    昨天近午夜的时候,我从北京西登上了这趟由直达合肥的K4159次列车。
    进入软卧车厢,小伙子问我:“我想把灯亮着,明天上午考试,我想要连夜复习。”
    我问:“在哪里考试?”
    他说:“菏泽,明天上午9点。”
    我笑着告诉他:“学吧,没问题。”
    刚说完,6号铺的旅客进来,约四十岁。
    小伙子以刚才与我对话的方式,向那位“四十岁”开了口。
    不料,小伙子吃了闭门羹---“四十岁”不吭声,像是没听见。
    小伙子也许太需要一夜的加班学习,再次开了口,口气中增加了乞求。
    “四十岁”开了口,口气强硬:“想看书,到走廊去。”。
    这一幕,我看在眼里。小伙子悻悻的,我有些不忍---走廊很冷,他怎能呆住?
    我决定劝“四十岁”一下。
    但,我仔细一看“四十岁”,一幅旧社会的脸,外加桀骜的眼神,我打消了念头。
    不一会,小伙子拿着书走了出去,应该是到走廊里去了。
    我跟到了走廊,小伙子正在看《市政实务》,估摸到:“你是考建造师?”
    他一脸疲倦,给我讲了一堆:“是的。我在中建一局,老家山东菏泽的,结婚两年了,从谈恋爱到结婚聚少离多,孩子2周岁天天喊着要爸爸,想考个二级建造师,在老家附近找个班上,钱少点无所谓,只要一家人能在一起,二建还能挂靠,补贴下家用。”
    我鼓励他:“别急,慢慢来。”
    然后,我回到已经关掉灯、昏暗的卧铺车厢内。
    晨醒,我开始洗漱,列车已接近梁山。
    小伙子告我:“叔叔,菏泽站马上到了,我给您留个微信,您再来菏泽时找我。”
    我心里明白:他想留的不仅仅是微信,而且是在表达他内心的一点谢意---对他的理解。
    我认真地留下了他的微信。
    他匆匆地下了车,赶去考场的公交车去了。
    我欣慰,一晩上,就轻易“收买”了这么个小兄弟。
    ......
    “喝酒、喝酒、喝酒,扯那么远干什么……”另一个同事赶紧劝酒,老徐的脸涨得红红,眼眶明细湿润,可能是自酿葡萄酒的后劲上来了。
敬一杯常年在外的人……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转身﹒遇见你
10.8K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