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媒体

又是一年中秋至

2018-08-10 10:10:59 作者:陈静 来源:欧冠安徽
    不知不觉,春远去,夏将尽,秋已来,冬未远。
    清早一出房门便热浪炙面的感觉已经不觉了,夜间开着风扇还觉着凉意丝丝,得裹个薄被才舒坦。日间的风中也不似从前热中带烤,而有了一丝凉爽。一翻日历,立秋了,中秋也将至。想到此时,又想起天上那一轮静谧令人遐想的明月,还有那香甜可口,美味垂涎的月饼,还有那远去多时,又近在眼前,却遥不可及的童年生活。
    记忆里儿时的农村缤纷多彩,春天莺歌燕舞,百花齐放,蜻蜓、蝴蝶、天牛都是我们的宠物;夏日上树掏鸟窝,下水捞鱼;秋天偷邻居家的柿子,摘隔壁田垄的山芋;冬天去山上逮兔子、掏野鸡……
    儿时的夏夜最是丰富多彩,树上的蝉此起彼伏地唱着歌,生怕大家忽略了它们的存在;池塘里的蛙声一片,欲与蝉声试比高;蛐蛐儿也拉着“二胡”来凑热闹。小伙伴们纷纷拿着蒲扇追逐着成群的荧火虫,捕到后装在墨水瓶子里,晚上把墨水瓶子小灯挂在床头,忽闪忽闪,分外有趣。
    打闹完了,被家人一个接一个喊回家洗澡,洗完澡带着一身花露水和痱子粉的香味,大家围在村中央那棵两人才能合抱的老榕树下,一边拍着蚊子,一边听隔壁钱大爷绘声绘色讲故事。钱大爷是干农活的一把好手,古铜色的脸庞上一对深邃的眸子炯炯有神,瘦骨嶙峋的脊背由于常年的劳累也不再挺直。钱大爷也很乐意小家伙们的崇拜,每每此时,灰色的眉毛和胡子也得意地抖动起来。他肚子里好象装满了故事,什么嫦娥奔月,吴刚伐桂,大禹治水,诸葛亮七擒孟获,……一个个活灵活现的神话或历史人物从他的口中飞中,盘旋在我们头顶上。我们一边睁大了眼睛问在哪可以找到西王母讨长生不老药,一边争论着孙悟空和关云长哪个更厉害。
    一晃眼二十几年过去了,当年的老榕树还是当年的模样,雄姿英发,枝叶似是更加繁茂。只是围在老榕树下的小家伙们一个个长大了。夏夜,大家也不会再聚到老榕树下,因为家家户户都安装了空调,有了超薄电视,手机、WIFI也普及了。曾经的老人家们一位接一位地离去了,曾经身姿挺拔的叔叔伯伯们也开始步履蹒跚起来,村里的孩子们又是一拨一拨,有的上幼儿园,有的上小学了,钱大爷也在2015年临近中秋节时去世了。
    夜晚,我来到村前的池塘,儿时清晨家家户户的捣衣声还响在我耳边,小姑娘大嫂子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哪家生了胖小子,哪家姑娘要出阁了,谁家田里今年收成好,谁家老人身体不太好。微风轻轻地吹着,又是一年中秋至。
    独上江楼思渺然,月光如水水如天。
    同来望月人何在?风景依稀似去年。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